特斯拉前员工承认备份代码 但入职小鹏汽车前已删除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特斯拉前员工承认备份代码 但入职小鹏汽车前已删除

  特斯拉状告前华人员工一案,现在有了最新进展:

  双方提交的法庭文件曝光了。

  前特斯拉高级工程师曹光植(后入职小鹏汽车任感知主管)承认,在2018年底曾向自己的iCloud云账户备份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压缩文件。

  但曹光植也强调,那时候仍在职为特斯拉工作。后来离职特斯拉时,就已经在删除相关文件。

  现在,双方进入新调查阶段。特斯拉已经申请分析曹光植的GmAIl帐号,而小鹏汽车也为证清白,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笔记本的相关所需信息。

  承认私自备份代码,但离职前已在删除

  今年3月,特斯拉将曹光植在内的多名员工告上法庭,核心诉求是盗取商业机密,认为曹光植在特斯拉期间备份了包含AutoPilot相关的30万个文件。

  其中包含了AutoPilot等特斯拉核心产品的源代码。

  特斯拉还认为这对曹光植的下家——小鹏汽车有所助益。因为小鹏汽车跟特斯拉属于相同领域竞品。

  而现在双方提交法庭的文件显示,曹光植承认确实在2018年将特斯拉AutoPilot源代码在内的文件,以压缩包形式备份到了个人iCloud账户。

  曹光植还表明,小鹏汽车在12月12日向他发出了聘用offer。

  于是12月26日前后,他就完全中断了特斯拉文件备份个人云端的行为,并开始着手删除之前下载的相关代码。

  特斯拉提交的证据则表明,曹光植的离职日是2019年1月3日。

  曹光植的律师称,曹光植在离职特斯拉后再没使用过相关商业机密信息,也没有将任何前雇主信息传递给现雇主小鹏汽车。

  曹的律师还表示,曹光植在离职前,就为删除下载过的文件做了大量努力,如果说没能完全清除相关内部网络访问记录,也是由于个人疏忽,并不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另外,特斯拉声称曹光植私自下载了30万个相关文件,但此次法庭文件显示,曹在离职前删除了12万页的文件并切断工作电脑与个人iCloud账户之间的网络。

  曹光植还否认特斯拉所称的“30万文件”的下载数量。

  下一步调查已展开,小鹏为证清白主动协助

  该案的下一步调查也已展开。

  根据双方的法庭申请,曹光植已经给特斯拉提供了对方所需的数字图像等信息,并允许访问他的Gmail账户进行取证分析,目前分析已在进行中。

  小鹏汽车为更快查明真相,也自愿为特斯拉提供了曹光植入职之后的工业笔记本的相关所需信息。

  曹光植的律师还评价,该案是常规的员工离职诉讼,并不应该上纲上线到盗窃商业机密和商业间谍之类的——因为特斯拉最初的投诉含糊不清,容易造成相关误解。

  其律师还说,特斯拉的相关知识产权对曹光植的下一步工作并不助益,了解清楚这一事实,就不难认知真相。

  这也是曹光植在接受小鹏汽车offer后,开始删除特斯拉文件的原因。

  前情回顾

  最后,再简单进行下该案前情回顾。

  本次特斯拉状告前员工,并非只曹光植一人,同时还有从特斯拉跳槽美国无人车独角兽Zoox的4名员工。

  特斯拉还进一步把小鹏汽车和Zoox都告上法庭,指控这两家公司伙同从前员工盗窃商业机密。

  特斯拉指控称,小鹏汽车盗窃的是Autopilot的代码,Zoox盗窃的是特斯拉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信息。

  对于这一严厉指控,小鹏汽车方面也作出了激烈回应,称:

  在曹光植先生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

  而且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罕见言辞激烈地作出回应,并认为特斯拉以民事诉讼为名,行打击竞争对手之实。

特斯拉前员工承认备份代码 但入职小鹏汽车前已删除

  何小鹏还说,不会有任何畏惧和放弃,还将继续引入更多领域的高科技人才,全球智能汽车的竞争浪潮最终是技术和产品的竞争。

  小鹏汽车最早从特斯拉挖走高管发生在2017年10月。

  当时小鹏汽车挖走了特斯拉机器学习团队负责人谷俊丽,也是Autopilot 2.0的核心打造者之一。

  加盟小鹏汽车后,谷俊丽任职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base硅谷参与小鹏硅谷团队打造,先向何小鹏汇报,其后前高通自动驾驶负责人吴新宙加盟后,接管负责了小鹏汽车自动驾驶整体业务,谷俊丽也转向吴汇报。

电脑帮本文地址:http://www.diannaob.com/ai/ai_3278.html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