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理财行业众生相:被迫追逐、技术信仰和烧钱游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智能理财行业众生相:被迫追逐、技术信仰和烧钱游戏

智能理财行业众生相:被迫追逐、技术信仰和烧钱游戏

  有一个词叫“财商”,是说理财的智商,财商高的一般都能理好财,把财越理越多。

  尽管如此,99%的人在理财决策时都会存在这样的疑问:划算吗?安全吗?能达到我的预期吗?

  有趣的是,这些理财者的常态化疑问吸引到的却是一大批理财机构和平台们。一边是不知道怎么理好的理财者,另一边是绞尽脑汁要帮理财者理好财的机构和平台们。

  于是,一拍即合的事发生了,促成平台和理财者达成一致的“姻缘”就此诞生了,它就是“智能理财”。根据艾瑞网联合陆金所发布的《智能金融4.0:2019全球智能理财服务白皮书》预测,到2022年,中国智能理财服务市场规模将达7370.5亿元。

  同人工智能一样,智能理财行业也在慢慢挤出自己的水分,这么些年来不仅慢慢淘汰掉了不少搅浑水的,也留下了一批开花结果的平台和机构。他们是智能理财赛道的阶段性胜利者,也仍在各自的发展节奏里向真正的智能理财靠拢,试图在这场持久追逐战中笑到最后。

  传统银行:被迫落后与奋力追赶

  线下理财时代,传统银行因为线下机构覆盖率高,占尽优势。

  但线上理财时代的到来,几乎完全削掉了这种优势,致使银行在理财人群红利争夺中长期处于下风,一度被宝宝类理财们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在那个疯狂的互联网+理财时代,线上理财甚至要比线下理财逼格要高不少。

  于是,传统银行一跃成了被迫的追赶者,好在智能理财和线上化趋势的到来,为他们敲响了一记警钟。但后知后觉不意味着失败,其中一些实力强劲的头部银行开始向智能理财赛道发起频繁的战略布局,试图补足自身的线上和技术短板。

  2016年底,招商银行推出“摩羯智投”的智能投顾服务;2017年,工商银行推出“AI投”;2018年,中国银行推出“中银慧投”……毋庸置疑,这些线上智能理财服务地更多还是高净值的用户群体,尽管线上非传统银行的优势所在,但推出智能理财服务已经表明了他们坚定的态度。

  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线上始终是智能理财的主要场景,这也是银行们要排除万难,从而去打造一套技术体系去服务线上智能理财需求的根本原因。

  从主要用户群看,银行受传统金融发展基因影响,其所累积的用户大多资产数额较大,客户理财客单价较高,因而推出可靠的智能理财服务其实是一种自我进化。而从互联网平台的逼宫来看,银行们之所以硬着头皮进军线上智能理财,更是为了留住自己的优质客群,毕竟一旦流失,银行很难再把他们拉回来。

  当然,线下智能理财场景同样有很大的价值,好在银行并没有忘记线下这一重要阵地,对于陆金所、天天基金网等互联网金融机构来说,庞大的线下网点是银行们超车的关键,更是他们坚守住线下阵地的唯一选项。

  用敌人没有的武器去攻击他们,往往能够有奇效。配合线下智能理财布局战略实施的关键是实体智能服务机器人,最早在2014年,兰州银行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引入了智能机器人“兰兰”,2016年,国内银行刮起了布局智能投顾机器人的风口,争相在密集的线下渠道铺货,不少银行借此实现了智能理财的全渠道布局,拉了一张智能理财的“新零售网”。

  但银行布局智能理财的雄心却还是被技术能力死死地钳制了。目前银行的智能化水平,尤其是中小银行,与互联网金融科技企业的水平相比普遍存在明显的差距。其中原因不言而喻,技术团队与技术布局的差异化是主要原因。

  综合理财平台:技术信仰累积不可复制的数据和经验

  与银行站在直接对立面的,正是一众综合理财平台们,或者称之为具有强大科技和互联网基因的平台们,最具代表性的有陆金所、京东金融、度小满金融等等。在智能理财的发展史上,他们是制造高潮与变革的佼佼者,更是推动智能理财行业向前“大跃进”的强力推手。

  技术信仰是他们共同的基因特性。以陆金所为例,其隶属于中国平安保险,诞生初始并没有涉足互联网业务,而是在一年后的2012年进军线上业务,开始孵化智能理财技术生态。7年后的今天,智能理财技术已经成为陆金所发展的奠基,让陆金所成为了国内规模最大的线上理财平台,坐拥4200万用户。

  在今年网经社发布的《2018年中国“泛电商独角兽数据报告》中,陆金所估值394亿美元,列属超级独角兽。其实陆金所和BAT是有本质区别的,依托于平安集团,既比BAT们更懂金融,却又比传统金融机构更懂科技。

  现如今陆金所的智能理财技术逻辑架构已经打通了三层生态,第一层是底层的10万个神经触点(断点机器人),覆盖用户操作的每个环节,第二层是基于KYC、KYP的KYI模型体系,目的是预测用户的意图,第三层是基于断点和KYI的人工智能交互,用以提升用户交互的体验。

  这样的技术架构其实取决于陆金所的平台性质,因为庞大的理财产品种类(超过7000只)和规模决定了用户需要全周期和个性化的理财服务,陆金所只有尽可能覆盖到每一个用户在每个阶段的理财需求,才能保证平台产品与需求对接的效率最大化。

  诚然,对于技术的信仰让他们构建起智能技术的生态,只是各自对于智能理财的战略布局不同。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们更偏好场景+智能理财的结合,譬如以电商、新零售场景流量为智能理财导流,而陆金所们则更偏好全周期、个性化的智能理财服务,侧重于服务个体的理财差异化需求。

  不过同银行系相比,陆金所这类综合理财平台最大的优势和胜势就是技术累积。

  近日陆金所COO崔永平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对于各机构智能化差异的看法:“以往的理财更多的是集中在线下网点的基础上,很多交互都是线下的,这些服务经验和与用户的交流数据,如果没有线上化的积累和语料的积累,其实很难使用机器学习,也很难在此基础上了解不同类型客户对产品接受的习惯和特点是什么。”

  显然,比起长期以线下为服务重心的银行们,陆金所这类平台拥有无法复制的数据和经验积累,因此能够不断迭代自身的智能化技术,而技术为它们驱动了用户规模的指数级增大,而这又会反哺他们智能理财技术体系的进化。

  垂直理财平台:AI是头部玩家的烧钱游戏

  谁也没想到,当年货基的全民购买潮流竟然是被宝宝类理财带起来的。但那时候,天天基金网这样的垂直理财平台,已经默默地发育了5、6年的时间。对于天天基金这类垂直平台来说,智能理财似乎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只需要为用户给定基金投资的组合即可,因为简单的产品种类对于智能技术提出的要求要更低。

  即便如此,基于个人理财的差异化需求,特定产品种类的智能理财推荐依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2016年,天天基金网联合数家基金公司推出了基金智能投顾产品——组合宝,以帮助投资者做出更优的理财决策,实现一键跟投等服务功能。

  除天天基金网这样的老牌选手外,蛋卷基金等新兴垂直理财平台也正在参与到这样的一场竞赛中来,以吸引到更多的投资者目光。而像蛋卷基金这类平台的优势在于其有母体雪球网的巨大导流。

  事实上,在基金垂直赛道,智能技术比较奢侈,且在基金投资中的应用还不够深入,去年就有业内人士认为AI在基金行业的运用还在烧钱阶段,且往往只有大企业玩得起。同时由于受到产品覆盖领域的限制,天天基金、蛋卷基金们这类平台的用户数据信息积累相对较窄。这无形之中就导致了他们在智能理财服务方面,对于用户与产品的匹配能力将受到一定的限制。

  起步晚、应用浅似乎是垂直理财平台在智能理财上的普遍现象,一方面这与基金机构本身的运作习惯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基因这类垂直理财产品的操作难度有关。显然,垂直理财赛道,在智能理财需求上,总体上呈现出尚未得到较好开发的特点。

  4.0阶段蓄势待发,供需匹配融合加速

  在艾瑞网联合陆金所发布的《智能理财 4.0:2019 全球智能理财服务分级白皮书》中,以市场调研分析为基准,从交互体验、智能匹配、投资者教育三大方面,明确对智能理财的阶段作了标准划分。

  其中,1.0阶段平台的特征为问题点选模板式自助客服、缺乏个性匹配、基础投资者教育;2.0阶段平台的特征为查询式机器人客服、粗糙的个性化匹配、基础投资者教育;3.0阶段平台的特征为用户意图识别及多轮对话、个性化匹配及风险错配预警、体系化投资者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白皮书指出目前多数机构的智能化水平处在2.0阶段,少数机构处在3.0阶段。结合上面的标准可知,工行等银行和天天基金网等垂直理财平台基本处于1.0和2.0的阶段,而陆金所这类综合理财平台则处于3.0阶段。显然,智能化水平发展在各类金融机构间并不均衡。

  不可置否,智能理财进化的核心依然是实现供需两端的高效精准对接。事实上,从线上化理财到智能理财,人们越来越追求轻松高效的理财方式,期望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获得更多的收益。

  而在平台供给端,激烈竞争与满足用户需求的欲望,促使平台不断以大数据和全面的经验去迭代自己的智能理财能力,从而以最高效和最合适的方式服务好理财用户。

  目前的趋势是,在智能理财前几个阶段的培养下,适应智能化理财模式的用户规模正在变大,因此对于智能理财的需求不断膨胀,供给端因此也在不断扩大产品和服务的供给。

  总的来说,供需的不断互促和融合,催生的便是即将到来的4.0阶段,而技术与经验将成为这一进阶过程的永恒驱动力。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电脑帮本文地址:http://www.diannaob.com/it/it_3389.html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